不教胡马度阴山

·

1 min read

“将军,城门已经快要失守!”

“最后一刻钟,必须要守住!守不住也要守住!”

将军气急,说话已经没了道理。

眼看敌军攻城略地,从北上一直到南下,所到之处哀鸿遍野。

这里是最后的防线。一旦失守,国将不宁。

现在已经是敌军的第七次冲锋,双方胶着。

每一次进攻都让士兵们胆寒,敌军来势汹汹,马蹄声声,就连城墙似乎都在晃动。

好容易镇压住,又是新一轮对峙。

大风起,擂鼓鸣金。

将军额上细密的汗珠不停的往外挤,像是怯场的士兵,叫嚷着我要回家。

将军没有办法,只能闭眼叹息。

“快看,援军来啦,援军来啦!”

时辰已到,将军的死守的任务完成了。

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”

有时候不是我们不想退,是我们不能退。

记一次腹泻。